奇書網 > 維度侵蝕者 > 第180章 茍命咸魚劃水營成立!我將帶頭猥瑣

第180章 茍命咸魚劃水營成立!我將帶頭猥瑣

    “你上次透露的情報,可幫了我的大忙。這次還有什么隱秘的內幕?”狗仔丹尼一臉期待道。

    與白浪幾次合作后,他錯誤將浪哥認成那種有家世背景的‘約二代’,絕非僥幸被選入樂園的普通契約者。

    只有在高階廝混過的親友長輩,或者本身就是大型戰團成員的家屬,要么大勢力、大集團的公子哥,才能接觸普通人無法獲得的情報,憑此增加任務收益。

    浪提供的信息,就符合這一特點。‘奧特蘭’對煉金世界認知很深,掌握著亞美斯多利斯許多內幕,這絕非一階萌新能接觸的。但他卻對狼人吸血鬼完全不了解。

    只能說,他的情報并非來自當下的世界,而是饗夜未侵蝕的其他‘原典世界’。

    盡管這些八卦秘聞,與當下世界有出入,但依有極高的含金量,將他的任務進程大大推進了一截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這一次的交易中,丹尼也帶來白浪所缺的情報。補全鋼煉世界的拼圖,令他豁然開朗。這些情報并不難收集,但相當瑣碎,耗費時間,如今被整理統合。

    “血族與狼人出現于50年前。已經確定,就是你們傳火墳場‘饗夜組織’的手筆。最早進入這個世界的‘契約者’,在世界多處撒網布局。由于‘饗夜’內部也是矛盾重重,所以占據亞美斯的‘血族’,和另一伙在東方新國擴張的‘狼人’勢如水火。咱們所處的阿爾哥路邊境,就是雙方最新開辟的低階戰場。”

    狗仔爆料道,這些都在白浪的預料之中:“這些太普通了,來點有新意的。”

    丹尼點點頭,繼續說:“饗夜不止血族、狼人兩家,仍有其他成員在這個世界不同國家駐扎,開辟出許多低級戰場。我推測,這很可能涉及某個大陰謀?但這一切,并不影響咱們低階雜魚們的試煉。”

    白浪對此表示理解,一階主要以培養磨煉為主。樂園也不會指望一群萌新去傳火燒新王,上次樂園給他加載‘迪奧養成系統’,目的是讓他熟悉‘伐薪’的流程。等到了高階,才能成為一名獨當一面的討伐者。

    “說說血族,我對狼人不感興趣。”

    “本世界的血族,起源自饗夜的‘真祖’,但如今已全面擴散開,適應了大環境,成為本土物種,與樂園空間關系不大。這個世界缺少月宇宙的‘魔法基盤’,因此這些血族空有‘魔術回路’難以掌握魔術,也缺乏相關傳承,所以走上新的進化路線。”

    “亞美斯多利斯這個國家,掌權高層們同樣畏懼衰老,渴求長生不死,因此一部分被血族蠱惑滲透,相互勾結。在血族出現前,亞美斯背后還有另一股隱藏勢力。如今首都的高級戰場,就是‘血族、人類、幕后黑手(人造人)’三方的博弈。”

    “血族最為人詬病之處,是散播邪神的信仰。它們曾經塑造出許多‘邪神’,分裂為眾多小教派,隱藏在國家各處,暗中引導煽動平民進行崇拜,通過邪惡的祭祀手段,嘗試造神。軍方清剿過多次,但依舊陰魂不散。這個世界的血族,掌握了用‘邪神力量’取代‘魔力’的全新技術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里,白浪有種強烈的預感,他手中‘晶胚’和血螺教會的‘邪神崇拜’有關。那種精神污染的不適感覺,他同樣從圣修會的盲女身上感受過,十分相似。

    至于神靈存不存在?信仰之力是否真實?這不是廢話嘛!

    天使院、圣修會都是真實存在的世界級大宗教,遍布索摩戈星球七大洲。饗夜是主世界黑暗側抱團取暖的地下組織,自然也有涉及‘信仰體系’的部分。

    血族利用這個國家的民眾,制造邪神獲得力量,是很正常的行為。

    “對了,那些血族塑造的‘信仰邪神’,應該是以饗夜高價契約者為原型的。”狗仔丹補了一句。

    白浪立刻了然,高階契約者真會玩。

    如果他也有這種能力,又身為契約者,可以穿梭各種任務世界。那么完全可以在jojo的世界中,以自己為‘崇拜對象’建立新九頭蛇,然后定期返回收割。羅格營地的那些‘天使’,或許就是更古老的‘契約者大佬’也說不定?

    …

    談話繼續進行,白浪快速思考,‘晶胚’的調查應當從這方面下手。

    除了直接查‘血螺教會’外,國家煉金術師這邊,也應該知道相關情報。督戰隊是專門處理打壓吸血鬼的,不可能不清楚。

    不過白浪果斷放棄了刷好感的想法,他以‘白浪’的身份刷貢獻,又累又繁瑣,不僅浪費時間,最終取得信賴,能調動的力量也有限。

    ‘晶胚’是二階段重要情報,他白浪再受信任,也只是一階段的趁手馬仔,拿不到這個層面的信息,需要另辟蹊徑才是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告別狗仔后,雙方都很滿意這次情報交換。接著他又恢復正常工作狀態,直到十點左右,接到一份急救通知,出臺賺外快去了。

    處理完幾個受傷的契約者,白浪返回宿舍研究起另一份‘身體煉成’的相關資料,同時對專屬任務第二環有了一些思路。

    大概凌晨3點左右,營地外圍再次爆發激戰,被炮火爆炸聲驚醒的白浪,匆匆離開宿舍,加入急救工作中,從旁人口中得知,軍方一個隱秘據點被襲擊。

    這次并非‘計都’的鍋,最近不止己方契約者在狠懟敵人,另一邊的契約者也在砸亞美斯的場子。雖是陣營對抗,并且難度很大,死了不少契約者,但樂園并未發布自相殘殺的任務。

    白浪這邊的主線,是摧毀敵方‘四號研究所’。另一邊契約者的主線,同樣是毀掉亞美斯的‘某個邪惡計劃’,疑似破壞國土煉成?雖然敵對,但目標并不沖突。

    混亂中,白浪從幾個欠他人情的契約者口中得知,今夜襲擊與‘賢者之石’有關。

    敵營高階契約者牽頭,聯合一支狼人部隊,襲擊一處‘秘密利用戰俘制作賢者之石’的據點,并且有實體‘賢者之石’流出。

    隨后雙方契約者,爆發了更加激烈的廝殺……都在搶奪這個。白浪聽完一臉的‘遺憾’,但內心完全不為所動。

    天蒙蒙亮時,他被安排輪休。主線任務再次刷新,公布了‘追蹤攔截一支狼人編隊,截獲攜帶資料’,所有契約者共享的核心任務。

    發展到這一步,陣營對抗變得激烈起來,逐漸進入高潮……每天都有契約者掛掉,陣營貢獻榜也飛速飆升,估計攻略到第三環、第四環,就可以返回空間了。

    同時,又有團隊跑來試圖招募白浪,表示愿意共享團隊貢獻,帶他通關。

    不過被白浪拒絕了,他當即表示道:

    “陣營對抗太危險,戰場上未知情況太多。所以我決定放棄本次主線任務,安心留在營地,利用這次任務機會培養鍛煉我的‘治療能力’。我還年輕,以后有的是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但這次的二環,所有契約者都要參與進去。否則你‘參與度’不夠,就算陣營貢獻合格,依舊會被判定成失敗。”對方勸阻起來,一味做咸魚茍且偷生是沒出路的,樂園底線是培養出‘勇敢的咸魚’。你敢不拼命,就只能永遠定居了。

    白浪感激的點點頭,解釋道:“謝謝關心,這點我也清楚,所以我在營地內,聯絡幾個同樣志不在此的伙伴。我將組建一支‘戰場劃水營’,帶頭在戰場外圍打黑槍,湊夠最低級的參與度,就果斷全身而退。這樣的話,安全性大大增加,你們也想加入進來嗎?”

    浪哥伸出手,發出了真誠的邀請……對方自然是搖頭拒絕的。

    “抱歉了,我們還接了其他分支任務,不能陪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來玩笑?我們是來拉你入伙,增加團隊求生能力,去挑戰更高難度,賺余燼的。我加入你的‘茍命咸魚劃水營’圖個啥?自暴自棄自甘墮落么!

    …

    這次的陣營對壘,降臨了大量契約者,魚龍混雜不乏貪生怕死的茍且之輩。白浪雖志不在‘主線’,但也要拿到參與度,同時還要應付明天早晨的‘第三輪倒計時追殺’。

    而追擊狼人的戰場在敵方戰區,第三輪追殺,必須在營地范圍內引爆,完全是相互矛盾。面對這這種棘手無解的情況,白浪在巨大壓力逼迫下,終于有了一個大膽的方案。

    于是一手組建這支咸魚劃水團,同時也符合他辛苦營造的‘血療老軍醫’人設。

    雖然他人高馬大、體魄強壯,熱衷與截肢+縫合,一天工作12個小時,白大褂上全是血水,并且沒有任何厭煩與不適應,但他的的確確是一個熱愛和平、討厭暴力、拒絕戰爭,內心充滿愛的醫生!

    這樣的人面對高風險的戰爭喊No,努力劃水,完全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在挑選了幾條真志同道合的咸魚辣雞隊友,約好一起去戰場外圍劃水茍命后,白浪也告別急救營,默默戴上‘石鬼面’,挖掘吸血鬼的潛力。

    最終,他成功復蘇了尸生人。戰場環境得天獨厚,很快就攢出一支炮灰團。

    ()

    搜狗

新書推薦: 埃爾法紀元 帶著女兒闖末世 歐皇救我 我的21次逆時空拯救 黎明邊緣 我的獨立系統 超能文明之古神覺醒 林小艾在星際想種田 超神學院之諸天霸主 快穿之總有人想攻略我
快三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