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書網 > 重生絕世女神 > 第七十五章 威脅

第七十五章 威脅

    “凌風!我想請你救幾個人,可以嗎?”寧秋委屈求全說道,可以說是低三下四的模樣了。

    “救誰?”見她如此認真,凌風皺了皺眉。

    見他竟然沒有拒絕,寧秋手舞足蹈,道出了事情原尾,說完,便見他露出不悅之色,仿佛一聽到是救赤火皇朝的人,他就不樂意了。

    凌風怔了片刻。

    “想讓我救他們,不是不可以,今晚亥時來找我,來了我便救,你若不來,此事免談!”凌風轉身朝著門外走去,與羽千殤插肩之時,瞪了他一眼,輕“哼”了一聲。

    寧秋頓在了原地,腦中猜疑著凌風想干嘛,想到一處,不經意之間渾身打了個冷顫,突然,她發現自己雙肩之上搭上一雙小手,頓時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別吃我!”寧秋大叫一聲,看向身后,正是琉研笑瞇瞇的看著自己,身后還有一位面帶笑容琉顏,還有三個孩子,頓時讓寧秋一臉癡怔。

    “弦月!什么別吃你啊,恩?快說說!”琉研一副壞透的小模樣問道。

    身后的赤紀云仔細打量著寧秋,小步走上了二人身邊,兩只小手攤在胸前,賣萌撒嬌喊道:“姐姐!要抱抱!”

    琉研低頭看向自己的兒砸,一雙不安分的小手正在搖拽著弦月的裙擺,惡狠狠的盯著赤紀云,伸手便捏向赤紀云的臉蛋。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你怎么跑過來了!”

    赤紀云見勢不妙,抱住了寧秋的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娘親要打我!”

    寧秋見這么可愛的小孩,模樣還挺像琉研,一把將赤紀云抱在懷中,而后才發現,這是小流氓,在自己懷里不停的亂蹭著,出于無奈,又不好當著琉研的面將他放下,赤紀云嘚瑟眼神看向他娘,眼神洋洋得意。

    “大哥!你看二哥,你可別像他那樣,偷奸耍滑占人家姑娘的便宜。”赤小雨看向他大哥赤炎,此時赤炎正追著小忘憂玩耍。

    “都快進來坐吧!”

    琉顏兩姐妹走進了廚房。

    “弦月,我們會做飯了,讓你嘗嘗我們的手藝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這時大廳里,羽千殤拿出書簍的書,正坐在一處靜靜觀看書籍,小忘憂正與二女的孩子們玩鬧著。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,寧秋上前開門,便看見好幾人,赤火候、忘憂、泰缺顏、凌風、流光。

    “弦月姑娘,許久不見,你憔悴了許多!”泰缺顏憨笑說道。

    “都快進來吧!”寧秋熱情的接引著幾人來到了大廳,眾人紛紛入座,氣氛非常的冷,赤火候目光一直盯著寧秋,琉研見此,使勁推搡著他。

    “弦月姑娘!你可知赤火皇朝琉煵,是怎么死的!”赤火候雙眼緊盯寧秋。

    琉顏二女聽聞他們大哥身死,拉住了赤火候,雖未開口,但眼神透露出迫切的想知道,赤火候并沒有說話,二女便看向了寧秋。

    “弦月!這到底是怎么回事,我大哥為什么會死了?”琉研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寧秋夾著菜,掉落在碗中,低著頭,語氣平淡道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二女沒有再問,場面頓時寂靜,忘憂見氣氛不對,便吆喝著喝酒,晚宴就這么草草收場,眾人紛紛道別。

    此時已經亥時,寧秋不敢一人前往找凌風,又不敢帶著羽千殤陪自己一起去,便帶著女兒來到了凌風房間門前,母女剛來到門前,房門便打開了,二人四目相對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把咱們女兒帶來了!進來吧。”

    寧秋不敢走進去,他怕凌風會對她做些什么,凌風現已經不是以前的奴隸了,不是她現在還能隨意可欺的奴隸,牽著女兒的走頓在門外。凌風見她緊緊的牽著她女兒,好像自己會把她吃掉一樣,拿自己女兒當保護傘,搖頭笑了笑,心中暗自嘆息:“琉弦月啊琉弦月,你把我凌風當做什么人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還不進來?”

    凌風來到了寧秋身前,抬手挑起了她的下巴,玩味的說道:“怎么了,拿出你當初的氣勢啊!當初隨意的罵我,隨意的拿東西丟我,羞辱我!發脾氣就咬我,當初的氣焰哪去了?這可不像以前的琉弦月啊!”話到此處,凌風湊近在她的耳邊,悄聲低語:“你不敢進來,是怕我欺負你吧,放心!你不愿意,我是不會強迫你。”

    寧秋頓時小臉霎白,不予理會這個登徒子,牽著女兒的小手鼓起勇氣走了進去,她就不信凌風會當著她女兒的面欺負自己,又不敢對他出手,她現在已經不是凌風的對手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有什么事!說吧!”寧秋語氣很快說道。

    咯吱一聲,門已經被關上,寧秋慌忙看去,心中頓時不安,一她一個女人三更半夜來到男人的房間,若是沒什么事還好,被琉顏他們知道了,又要被嘲笑一番。

    凌風面露微笑,笑的極為奸詐,來到了寧秋身前,悄然用《破厄戮》戰法編催眠了沐忘憂,來到了寧秋身后。

    “蠻封大軍殘兵敗將,琉煵都是你殺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寧秋震驚的側頭看向凌風,驚訝眼神看著他,一副吃驚模樣。

    凌風漸漸摟住了寧秋的腰間。

    “如果兩位煉器大宗師知道,他們的大哥是被你殺的,不知道你的實力,能否與他倆匹敵!”寧秋帶著威脅道的語氣說道。

    凌風的手突然頓住了,輕“哼”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那如果火皇和我哥知道,后面幕后黑手是你在利用他們,利用他們兩族甲士的生命蘊養兇兵,你覺得你還能活下來嗎!”

    聞言,寧秋頓在原地,雙眼失神,任由凌風肆意妄為,難以忍受的觸覺,瞬間讓她回過神,推開了凌風。

    “你再這樣!只會讓我更加討厭你!”寧秋目露厭惡,斥呵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救,就算了,我也不會求你,哼!”寧秋抱起女兒,朝著門外走去,此時凌風站在原地,一拳砸在門墻上,咬牙切齒。

    “娘子!”

    一聲悄聲叫住了寧秋,聞聲望去,墻角有個人影,寧秋走上前去一看,原來是羽千殤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這?”

    “我這不是擔心你嘛,他若對你動手動腳,我就沖進去救你!”羽千殤拿著一把掃把,一副悍不畏死模樣說道。

    見這憨憨拿掃把樣,傻乎乎的,寧秋剛剛的壞心情頓時煙消云散,捂嘴噗嗤一笑,道:“他若想對我動手,你救的了我嗎?”

    “那…那我也要救你,死也要跟你死在一塊,為了娘子,犧牲小生的性命,也在所不惜!”

    “行啦!行啦!相公早點去休息吧。”寧秋邊說便推搡著這個憨憨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嚴千戶他們怎么樣了,唉!”

    寧秋替女兒蓋上了被子,瞇上了眼,決定明天想辦法去救嚴千戶,夜晚去實在冒險,滿臉憂愁,嘆了口氣,她對仗義之人,從來都是仗義回報,若是救不了嚴千戶,她心難安。
新書推薦: 我真的不想繼承億萬家產 林中有妖 重生絕世女神 天雷島 道破界獄 鳳來時 靈元滅世 我有億萬星神魂 一去輪回盡斷腸 夢鏡傳奇
快三开奖结果